徐贲:不要把说理当成了诡辩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0
  • 来源:大发棋牌平台网站多少钱_大发棋牌游戏厅_大发棋牌大厅

  我一位在某大学任教的大伙儿 ,在博客里记叙了他参加的一场新闻传播系新生辩论赛,正方论点是“新闻自由不不利于社会进步”,反方论点是“新闻自由不不利于社会进步”。会后,他问反方的学生,是大伙儿 真的认为“新闻自由不不利于社会进步”,还是抽签时,不幸抽到了这人 论题?答曰,抽签抽到的。我大伙儿 说,“另有一个 对大伙儿 的遭遇深表同情!对大伙儿 抽到没有谬论,还能努力为之辩护,表示钦佩!不过,大伙儿 的辩论从头到尾几乎就有诡辩,就有歪理邪说,胡搅蛮缠,且不乏‘文革’时期‘四人帮’的法西斯专制的腔调。大伙儿 生于‘文革’开始后十几年,却与‘四人帮’一脉相承,这帮我要感到震惊。”对所有的“辩题”就有公共辩论价值这人 点,我这位大伙儿 表示怀疑,他认为,“究竟是‘吃饭不不利于身体健康’,还是‘吃屎不不利于身体健康’,另有一个 是天理昭彰,毋庸置疑”,“只有在某种生活情況下,吃屎可能不不利于身体健康,那也不,吃屎的是狗”。

  辩论是某种生活修辞,从古代开始,对修辞的语言使用,就无缘无故包含着伦理的层面。有效说服他人的技巧、技艺或艺术,虽然是实用性的,但就有求有“好”的动机、对他人的“善意”、的话内容的“真实”。很多对演说家的定义是“善于说话的好人”。抛弃或背弃了另有一个 的伦理价值、言论技巧就会成为某种生活“不正当”的修辞,某种生活为达目的可不才能 无所不不的手段,某种生活谎言的诡辩或巧言。

  写作和公共辩论的技巧,无缘无故与说话者的心态和目的相联系的,而说话者不是真正以无私的心态和以利他的目的说话,则是一件先要保证、先要选择的事情。很多,大伙儿 对修辞某种生活生活既需用,又有所提防的矛盾心理。说话只有不借助修辞,但是 ,过于借助修辞,却会令人生疑:不是可能说话者只有动人以诚,他才有点硬需用依靠技巧?不是可能说话的一点因素(动机、用意、目的)有所严重不足,才有点硬需用用修辞来掩护?久而久之,修辞便有了巧言令色、诡辩、强词夺理等负面含义。过分注重技巧的修辞,往往给人造成有伦理瑕疵,甚至“巧妙说谎”的印象。

  为了正确处理把训练学生的辩论技巧引向“巧妙说谎”的歧途,教师会先告知学生如何的论题才有公共辩论的价值。论题一般可不才能 分为两类,第一类是道德禁止(forbidden)的,反面则是道德需用(obligatory)的;第二类是道德允许(permissible)的。在美国社会中,公众实际进行的公共争议间题图片就有属于第二类的,如堕胎、同性恋情人关系的的话、公民拥有枪支。同样,只有第二类才是适合学生思考和辩论训练的论题,可能第一类论题往往代表有一个 社会的道德底线和共识,虽然就有不可质疑的,但往往就有青少年能在简单的辩论中说清的。但是 ,教师绝不不用“可不才能 杀人”、“专制比民主优越”、“新闻自由不不利于社会进步”这人 类题目去为难和困扰学生。

  教学生言不由衷地辩论,首先就违背了公共的话需用具有的伦理条件:有“好”的动机、对他人的“善意”、的话内容的“真实”。就不是大伙儿 成功地为“可不才能 杀人”、“新闻自由不不利于社会进步”做了辩护,但是 “说服”了对方和听众,那也也不进行了成功的说谎,而成功的谎言又会对人造成如何的伤害呢?

  英国作家斯威夫特在《格列佛游记》中讲了另有一个 有一个 故事:格列佛来到了在他看来尚未开化的马国。他对马儿描述文明国度中的“说谎”,马儿表示只有理解。马儿说:“说话是为了帮助大伙儿 彼此了解,接受事实的信息。可能把就有说成了是,没有说话也就破坏了被委托人的目的。你不说真话,我自然没土辦法 了解你。但是 ,你把白说成黑,把长说成短(把恶说成好,把丑说成美),你的话不仅只有谁能告诉我那此,但是 反而会陷我于某种生活比无知更可怕的境地。”

  为不合理的事情辩护,首先可能输掉了道义的立场。辩论训练的目的是培养学生独立思想、价值判断的能力,但是 就有可能将学生陷入某种生活比无知更可怕的境地。

本文责编:jiangxl 发信站:爱思想(http://www.aisixiang.com),栏目:天益学术 > 教育学 > 教育学时评 本文链接:http://www.aisixiang.com/data/33117.html 文章来源:南方都市报